• xLinkAbTM 激动性交联抗体平台

    尽管基于单克隆抗体(mAb)的疗法彻底改变了癌症治疗方法,但仍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对治疗无反应或产生抗药性。 因此有必要继续疗效更高,能够预防或克服抗体耐药性的药物。
    共刺激免疫检查点(Co-stimulatory check point)

    临床前和有限的临床数据表明,针对共刺激性免疫检查点(例如4-1BB,OX40,CD40和GITR)的抗体具有单药活性,以及与检查点阻断抗体(例如抗PD-1)组合后有互补作用。 我们通过工程改造抗体的恒定区(Fc)对于Fc受体 (FcR)的功能选择性,来调节免疫激动检查点抗体的功效和安全性,以实现最佳治疗活性。

    礼进生物的LVGN3616就是针对PD-1的抑制抗体,目前处于临床一期试验阶段。与抑制性受体“相对”的是共刺激受体(激活性受体),包括4-1BB、GITR、OX40、ICOS、CD27等,它们的作用是增强T细胞的抗肿瘤活性,其中CD137是免疫杀伤T细胞的刺激信号,LVGN6051结合CD137和FcγR2B并有效激动CD137信号通路,增强癌症免疫治疗效果。CD40在免疫启动细胞上起关键作用,能将免疫冷肿瘤转为免疫热肿瘤。LVGN7409结合CD40和FcγR2B并有效激活CD40信号通路,增强抗癌免疫发生。LVGN6051LVGN7409LVGN3616具有互补及协同免疫增强作用,在临床上有巨大潜力,帮助患者战胜疾病。

    Fc受体(FcR)
    抗体可变区(Fab)与靶受体结合后,Fcγ受体(FcγR)与抗体的Fc域相互作用,协调抗体和靶点的交联,增强其诱导的细胞信号通路和免疫反应。
    像T细胞检查站(Check point) 一样,Fcγ受体(FcγR)分为两个功能不同的组。激活FcγR促进效应细胞激活和免疫。相反,抑制性FcγR阻断细胞活化并下调免疫反应。与多个抑制性T细胞检查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仅有一个抗体检查点-Fcγ受体IIB(FcγRIIB)是已知的抑制性受体。
    FcγRIIB通过促进抗体Fab靶向受体的交联和信号传导来促进免疫检查点受体的信号传导,其对于免疫细胞的影响取决于免疫检查点受体的功能,其影响可能是激活性的或抑制性的,如我们开发的针对
    CD40(LVGN7409CD137/4-1BB(LVGN6501)的抗体均为激动性抗体。

    礼进生物的xLinkAb™激动性交联抗体平台通过在候选抗体的恒定(Fc)区域引入变异,在对正常组织没有毒性的前提下,开发具有高肿瘤定位免疫刺激活性的激动性抗体(Agonist antibody)。

    FCGRIIB, agonist, lyvgen, Fc receptor, 礼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