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肿瘤免疫

    20世纪60年代,人们在免疫学领域的一项重大突破,即是发现了T、B淋巴细胞。

    T、B淋巴细胞代表了机体的适应性免疫反应,B细胞可以分泌保护性抗体来中和“毒素”,而T淋巴细胞则可以直接裂解受感染细胞与癌细胞。

    T淋巴细胞平时蜗居于胸腺。树突状细胞(DC)等抗原提呈细胞(APC)在机体组织巡逻的过程中发现“异物”,会将其吞噬消化,并将某些特征性的蛋白片段(抗原)放置于细胞表面的MHC分子上,供胸腺中的T细胞识别,这一过程即是抗原提呈。接受了抗原的T细胞会被激活,分化成为效应T细胞与记忆T细胞,前者执行细胞的杀伤任务,而后者则会记录下这次任务的“目标”,在同一“目标”下一次出现时,再次分化出效应T细胞,继续任务。而这也是为何人们逐渐将免疫反应应用于肿瘤治疗的原因,机体免疫这种“记忆”,可以一定程度抑制肿瘤的复发,成为“治愈”肿瘤一把钥匙。

    T细胞的激活受T细胞、树突状细胞、肿瘤细胞和肿瘤微环境中巨噬细胞上配体-受体(ligand–receptor)相互作用的调节。这些受体-配体对(receptor–ligand pairs)也就是常说的免疫检查点。其中,CTLA-4、PD-1、TIM-3、LAG-3等属于抑制性受体,作用是抑制T细胞的抗癌反应。礼进生物的LVGN3616就是针对PD-1的抑制抗体,目前处于临床一期试验阶段。与抑制性受体“相对”的是共刺激受体(激活性受体),包括4-1BB、GITR、OX40、ICOS、CD27等,它们的作用是增强T细胞的抗肿瘤活性,其中CD137是免疫杀伤T细胞的刺激信号,LVGN6051结合CD137和FcγR2B并有效激动CD137信号通路,增强癌症免疫治疗效果。CD40在免疫启动细胞上起关键作用,能将免疫冷肿瘤转为免疫热肿瘤。LVGN7409结合CD40和FcγR2B并有效激活CD40信号通路,增强抗癌免疫发生。LVGN6051LVGN7409LVGN3616具有互补及协同免疫增强作用,在临床上有巨大潜力,帮助患者战胜疾病。